传统村落水口山镇大皮口村 - 传说故事

柴君山名之由来

传说龙王第九子椒图游手好闲,曾把帝室的宝藏偷出,藏在柴君山的一个山洞里,并且施法术把山洞封住了。玉帝听闻后大怒,要将椒图贬谪下到凡间。

其兄貔貅因帮助炎黄二帝作战有功,被赐封为“天禄兽”,专门为帝王守护财宝。现在其弟私藏帝王宝藏,自己也有不察之处,因此决定代椒图受过,接受帝王的处罚贬至凡间。貔貅被贬下凡间后,化为一位道士,在柴君山建一座古庵寓居修炼。

他四方招财,荫庇百姓;在山上广植树林,柴君山有参天树木,丰富的山珍,周围的百姓都受恩于这山,因此人们把这座山叫做“财君山”,解放后称为“柴君山”。当地老人说,这山上过去还有一个古庵——柴君庵的旧址,现在还搭有一木棚,时有人到这里供奉、祭奠。每逢久旱不雨时,周围的老百姓抬着牺牲到这里求雨,每求必应。

这是否是县志中所记的梅溪庙呢?因梅溪庙“凡遇疾疫旱干,祈祷辄应”。

柴君山东面的何仙观乡有“何仙姑成仙”的传说故事,柴君山一山两仙的传说故事至今仍在民间流传。

鲢鱼出洞传说

传说上天大帝下凡巡察,来到光秃秃的柴君山西边山下的坝口里,见很多人在吵闹,快要打起来了。

天帝见状,急召土地爷来见。土地爷向天帝施礼后,回天帝说:此地是大皮口,有柴君山之水冲填而成的千亩开阔之地,土地肥沃,当地村民世代在这里耕种。可是今年大旱,水太少了,现在田地干涸,禾苗枯萎了。这些人是在为水争吵。

天帝问:“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土地爷说:“当年龙王子貔貅代弟受过,被贬在柴君山。龙王疼爱他,怕他孤单,在柴君山底下为他修了一座行宫,里面水淼淼的,有时还有水从里面流出。”土地爷指着塘冲里岩口说:“这口深处有一石门槛,挡住水出来。行宫里还住有‘水怪’,是龙王派来照顾貔貅的。但貔貅不图享受,不到山下行宫吃喝玩乐。貔貅仙去时,没带上它。如今这水怪已修行多年,炎夏时,经常睡在岩口里面纳凉,挡住了出水口。天旱时,岩口里的水又出不来,这里受灾,庄稼颗粒无收,村民也经常为争水打架。”

天帝听罢,手持行杖,在岩口上边的一块石头上用力敲了三下。行宫里“轰、轰、轰”三声霹雳炸响。水怪受惊,从岩口猛冲而出,石门坎被冲破了,一股大水随之涌出。”天帝一看,“水怪”原来是一条大鲢鱼。鲢鱼冲出岩口,尾巴甩了几甩,伏在天帝面前不动了。这时有人来报:坝口里沈家岭下也涌出了一股大水,村民不再争斗,忙着引水灌慨救庄稼去了。

天帝抚摸了一下鲢鱼,念其不是有意作恶,又是龙王派下来的,就让它在塘冲里岩口边化为了小山丘,岩洞的水就从它右侧流出。

天帝欲行离开,看到光秃秃的柴君山,无木不生水。于是从行袋里抓了一把种子,撒向柴君山,手里还有几粒没撒出去,顺手丢在了庙山里。随从见天帝抛撒树种,也把自己口袋里的松树籽撒向柴君山其他的山坡。

天帝走后,柴君山主峰之西坡下,长出一大片常绿阔叶林。后称之为“青山里”,成为水源地。柴君山山脉到处长满松树,柴君山之松,不用栽种,砍了,不出几年,又长满了。柴君山的山泉水也多了,山泉从坝口里流出,往西流经大皮口村,汇聚于梅溪河,奔湘江而去。

大皮口村东边的庙山里,树种繁多,郁郁葱葱。山上小路边的山凹处曾建有庙宇,传说天帝敲过的石头,还在塘冲里消水岩之上,拿石头敲击,就会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小山娘娘

很久很久以前,村里有一户人家,家里养了两只老鸭婆生蛋,男主人每天早晨起来捡蛋,捡到的不是一只蛋而是五六个,天天如此。主人深知其奥秘,默不作声地天天早早起床去捡拾鸭蛋。

有一天,天还没亮,主人的儿子起来小解,听见鸭子大叫了一声,拿火照一下鸭笼,就大喊了起来:“爸,快来看,鸭子今天生了6个蛋。”他爸迷糊中一惊,“唉!”叹了一口气,只好起来把鸭蛋捡了起来。

第2天早晨,就只捡到两个蛋了,第3天,第4天,还是两个主人把儿子臭骂了一顿,儿子不解地说:“你早不说,我怎么知道!”

传说村里有位单身汉,已经40多岁了,没有成家,一个人做农活一个人吃饭。一天,他见米缸里没米了,就磨了一箩谷子,将米装入米缸中,还是做事吃饭。过了较长一段时间,他量米煮饭时,忽然感觉不对,米缸里的米还有那么多!这时离磨米差不快两个月了。他想了一下,明白了,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做自己的事吃自己的饭。

有一天,隔壁家的一位嫂子,拿着米筒到他家来,跟他说:“兄弟,借几升米给我,明天磨出米了再还你。”“我也蛮久没磨米了,你看米缸里还有不有米啊?”随口说完后,他马上就后悔了:真不该大声说米啊!把米借了,大嫂也还了,可米缸里的米却一天天少了,米缸不再生米了。

还有传说:有一户人家看见别人家在煮酒,等他煮完酒后,就借用别人家的热锅热灶煮酒。煮酒时,酒是出得很多,却很淡很淡,尝一下跟水差不多。这户人家心里很纳闷,刚煮的第一锅水,酒就这么淡了?但也只好接着煮下去。天黑了后,他再接酒尝尝,酒却很浓了,并且酒还带有一些淡黄色,跟泡了红枣一样。煮酒的女人向男人眨眼,男人明白了,没作声。

到了夜晚,房东一家人都去睡了。时间一小时一小时过去,酒还是不停地流入酒坛中,所有能装酒的器皿也都装满了。深夜,房东及村里人都熟睡了,煮酒的两人不好去别人家敲门借酒缸,只好让酒继续流出。

五更时分,房东起来小解。看见堂屋边还有火光,迷迷糊糊大声问了一句:“你的酒还未煮完?”正在烧火的女人打了一个呵欠,答道:“哦,快了!”一句回应,酒又变淡了。

传说这种事过去村子时有发生,村民认为这些都是小山娘娘做的,现在人们用“小山娘娘”来形容那些“心胸窄,气量小,说不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