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村落水口山镇大皮口村 - 英雄烈士张洪生

解放前,湖南的匪患已有上百年的历史,是全国匪患较严重的地区之一。国民党在败走台湾前曾有计划地收编大量的土匪武装,到新中国成立前夕,湖南省有大小武装土匪200余股,共20万人,永州专区就有“保二军”、“新七军”等部30000人。

1949年12月湖南虽然基本解放,但一些山区仍然被土匪占领。湖南省委决定由湖南军区所辖的10个军分区担负剿匪任务,同时中央军委留主力部队第四十六军、第四十七军在湖南进行剿匪。

以第四十六军为主体建立了湘南剿匪指挥部,负责郴州、零陵、邵阳、衡阳的剿匪任务;第四十七军负责湘西剿匪。全省共投入部队20万人进行剿匪,到1952年夏湖南全省剿匪任务基本完成。

零陵区水口山一带,因大山连绵近百里,又与桂北山区相连,国民党反动势力与湘桂边界的土匪勾结在一起,利用崇山峻岭作掩护,在这一带山区侵扰民众,进行各种破坏活动,威胁新成立的政府。

零陵军分区特别在水口山乡政府驻扎了一个排的部队负责剿匪和保护新政权的任务。1950年4月6日,一股活动在湘桂边界的土匪抢劫了水口山楚阳圩场后,向大皮口村后的柴君山流窜,并躲在住在柴君山半山坡通匪者杨云的家里,在那里停下来做饭。

当时驻扎在水口山乡政府的解放军接到报告后,张洪生副连长亲自带领一个班人前去追剿。傍晚,山上已升起浓浓的大雾。张连长率领战士们一路急行军,冲上三十二道弯时,天已全黑。浓雾笼罩的柴君山伸手不见五指。张连长他们摸黑快要靠近半山坡的一座屋子时,通匪者家里的狗大叫了起来,正在吃饭的土匪,听到狗的狂吠,大喊“解放军来了!”丢下饭碗,利用熟悉的地形,从屋后面向大山深处逃跑。

张连长冲在最前面,见屋内有灯火,就一脚把门踹开,冲了进去,一把抓住了一个没来得及逃的土匪,土匪见逃不脱了,急忙掏出手枪向张连长连开数枪,张连长倒在血泊中,光荣牺牲。

土匪乘着天黑和地形熟悉,趁机逃跑了。战士们只得先把张连长抬到大皮口村的祖山边,第二天早上才从柴君山抬出。

然后请大树脚二人和大皮口的杨龙花、李隆喜抬着放在唐家门前祖山地,4月10日在唐家门前祖山地安葬,并立碑以示纪念。后来人民政府加大剿匪力度,采取劝剿结合方法,那些活跃在湘桂边界的土匪或歼或降,基本被剿灭,零陵西南山区得以安定。

向张连长开枪的土匪后来在湘桂边界被活捉,被人民政府镇压。

张洪生烈士是河北省青云县张家屯人,时任湖南省军区零陵军分区零陵县大队第一连副连长,生年无考。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张洪生烈士把生命献给了零陵这片土地。

张洪生烈士牺牲后,村民将其安葬在青山绿水萦绕的大皮口村西南的唐家门前的山坡上。数十年来,村民为墓地除草培土,守护着这位为国捐躯,为民除害的英雄,传颂他英勇无畏,奋不顾身的故事。村里的村民每年清明前后为英雄墓祭扫,敬献花圈、供奉水果,寄托哀思。

2018年大皮口村又重修了张洪生烈士墓,传承烈士为民牺牲的献身精神。

大皮口传统村落里很多人以英烈事迹为榜样教育子女,积极鼓励年轻人保家卫国,踊跃报名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村里一度形成了一种父送子、祖送孙参军的优良传统。

家里两代、三代当兵的就有好几家。村里谁家孩子当兵了,大家敲锣打鼓进行欢送,孩子转业归来,荣归故里,村民办宴为其接风。据不完全统计,自解放以来,该村入伍人数达130多人,每年平均有2人参军,其中任连、营、团、师级干部的有十余人。

杨易成、杨富熙在朝鲜战场上奋勇杀敌,是身负重伤授勋回归的功臣。杨军荣1979年2月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战”;杨卫国同志(解放军117医院政治处主任)2003年参加非典救援工作和汶川地震救援,2003年被评为广东省抗非典一等功臣,参加全国抗非典表彰大会。